从老兵王琪回到祖国看为何中印战争时中国会保阿克赛钦

王琪是中印战争中的1963年1月1日在藏南达旺被印度扣押的。先说明一点,藏南虽然被英国以麦克马洪线划到英印地图上,但英印当局一直没有对藏南实现实际控制,印度要到1953年才真正控制藏南。

达旺是六世仓央嘉措的出生地,在西藏的宗教地位非常重要,与西藏的联系密切程度不是藏南其它地区可比。现在,达旺是印占藏南(印称阿鲁纳恰尔邦)的首府,重要性不言而喻。从地形上看,达旺与藏南其它地区也有明显的区别,位于喜马拉雅山支脉以北的封闭盆地中,只有通过西山口与藏南其它地方相通,对于从喜马拉雅山南麓仰攻的印军,绝对是易守难攻之地,而对中国是最易防守的战略要点。

在1962年中印战争10月20日至25日东线第一轮进攻中,中国军队就“收复”了达旺。11月18日,中国军队发动第二轮进攻。从11月18日至11月21日,仅用四天时间,就攻占了德让宗、邦迪拉。营级前锋已经进抵查库,至1962年11月22日中国军队停止前进。

因为在拿下已经接近中印边界的查库一周后,上面决定单方面主动停火后撤,从12月1日开始,中国军队就准备主动撤回到原先的实际控制线日中国军队全部撤出了邦迪拉。

12月30日和31日,中国军队又从达旺河以南,全部后撤至达旺河以北地区。

王琪就是在这一连串主动弃城丢地,印度步步推进,中印控制线飘忽不定,军人不熟悉周边环境的情况下,迷路后被印度扣押、流放54年的。

如果中印战争中国是被打败了,世人还能理解:毕竟因为战败弃地而逃,虽然是耻辱,尚属迫不得已,道义上还有追讨余地。问题是这场战争被宣传为中国“胜利”,而把领土交给敌国则是出于“主动”,这就让人无话可说了。

节选自周恩来在第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十次会议上作的《关于中印边界问题的报告》。美国就说,撤退大概是天气不好,下雪了。日本人说,没有这回事。朝鲜战争什么样的雪地里都打过仗,还怕这一点?又说,我们后方交通路线远。远了我们可以抢修公路嘛!我们已经把错那宗经过棒山口,一直通到达旺的公路抢修出来了。不然,我们的炮兵怎么去的?大炮、重炮怎么去的?哪有不能克服的困难(显然在达旺是绝没有道路运输问题的)。朝鲜战场上那样的困难都克服了,在这个战场上也要锻炼一下。大打我们也能够有节制。这一收使全世界都震动,大吃一惊,出乎意外,不能不说是慷慨。至于说是不是着重于这个设想,当然,我们在十月二十四日的声明中就是说要后撤二十公里,我们一直到十一月十五日以后,还坚持这三点建议(不知道王琪以及其它中国士兵是否知道自己在打一场从一开始就铁定放弃藏南的战争),不过多一个就是我们单方面先做。而单方面先做,我们在一九五九年就搞过了嘛。停止巡逻,它不后撤我停止巡逻嘛,跟印度就是要采取这个办法。有的朋友说,这有些像七擒孟获了。当然历史不能那样比。还记录下完全丢弃藏南的最后一幕

本文摘自《人民日报》1963年1月刊 作者:佚名 原题为:我西藏边防部队撤离达旺门巴族人在达旺中心广场举行最隆重的送别礼节,感谢边防部队保护寺庙,爱护人民;几十个村庄的男男女女背着米酒蜜桃,拿着鲜花赶来送行;欢送的人群向战士们献哈达,献福条,赠花环,敬酒,唱歌,表示惜别的深情。 新华社十四日电本社记者报道我西藏地方边防部队今日撤离达旺的情景说,十四日上午,中印边界东段西部重镇达旺一带几十个村庄的男男女女,背着米酒和蜜桃,拿着一束一束鲜艳的花朵,赶到达旺中心广场,为亲密相处了两个多月、即将撤离达旺的边防部队送行。达旺寺的和江贡寺的女僧们,也像过重大宗教节日一样,披着袈裟前来送别。 在达旺中心广场上,门巴族人按照最隆重的礼节,燃起了松柏枝烟,摆了七张长桌、七条坐毯。桌上的一个个彩色高脚酒杯里,斟满了送别酒。达旺寺的两位执号,吹起了响声呜呜的大号。四百多名送行的群众,在广场以北排成了长长的送别行列。当撤离达旺的边防部队整队来到广场的时候,居民代表和有学位的们迎上前,推部队首长上座,敬上三杯送别酒。一位年高的,举着六柱香,走到部队首长跟前致送别辞说:“感谢边防部队在达旺期间保护了寺庙,感谢边防部队爱护人民,处处为人民兴利除害,祝部队官兵身体健康,一路平安。”边防部队首长致答谢辞说:“祝达旺地区五谷丰登,人畜两旺,祝寺庙香火旺盛。” 部队穿过欢送的行列向北进发了,许多居民认出了曾经帮助他们收割、播种、重建家屋、修桥、补路、背水、拾柴、治病的战士们,纷纷迎上前去,向他们献哈达、献福条,敬酒,热烈握手。有的居民将连夜用鲜花、桔子和常绿树叶编成的花环,套到边防战士的脖颈上。一些居民一边笑一边涌出惜别的眼泪。这时,达旺寺的一位年轻的在队伍前跳起舞、唱起颂歌:“在风景优美的达旺河谷,盛开出美丽的花朵。这最美、最好的花啊,就是边防部队。这花朵的芬芳啊,将飘香百世。” 边防部队全部撤离达旺了。欢送的人群还在唱着惜别的歌,捧着部队献给他们的哈达,目送部队渐渐远去。事实很清楚,所谓道路不通,大雪封山,冬季隔绝,没武器没食物所以守不住的理由是不成立的。

公路的问题先总理已经说的很明白,西藏至达旺的公路已经修好。中国军队是1963年1月14日撤离达旺,到达麦克马洪线日就是立春,如果达旺真的冬季大雪封山,与西藏隔绝,无法驻军防守,为何能选择冬季开战,却在春天将近,没封山问题的时候撤军?想看什么叫大雪封山,去了解印巴之间的锡亚琴冰川争夺,那是四季冰冻的环境,双方都坚守不撤,相比之下驻军达旺简直如在天堂。

阿克塞钦条件远比达旺恶劣,但却没撤军,也守住了,更反证了撤离达旺的错误之严重。

很多人平时一口一个阿三叫着,对印度国力军力藐视至极,一到给丢弃藏南洗地时,阿三就对中国有压倒性优势了?双标精分的不要太恶心。别说当年印度刚独立不久,印度完全是靠英国统治才形成的国家,连主体民族都不存在,内部宗教、民族、种姓、阶级矛盾重重。与巴基斯坦是死敌(当时印巴差距远不象现在这么悬殊),孟加拉尚未独立,印度东西两面都面临巴基的威胁,与印度东北和藏南相通的只有狭窄的西里古里走廊,如下图

而藏南做为喜马拉雅山脉的山体部分,地形气候也让生活在热带平原的印度军队极不适应。在这种情况,面对据称因朝鲜战争而威震世界的中国,印度仍然毫不畏惧,克服艰险,翻越雪山与中国争夺每一寸土地,从不做任何妥协。虽然我有很多地方瞧不上印度,但至少在这一点上,印度是让人敬佩的。

中国当年不需要守住全藏南,只要不撤出达旺,麦克马洪线就无法成立,争夺藏南的主动权就完全在中国一方。退一万步,即便中国因战败而被迫退出达旺,也至少保留了追讨的道义基础。宣称胜利,还主动把国土丢充给印度,在利益和道义层面都全面陷入被动,而且还与印度结下了深仇。这种能在形势占优的局面下导致军事、政治、外交全面惨败的例子,不仅在现代国际关系中,自古以来也找不出第二个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