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喇昆仑走廊是中国用坎巨提从巴铁手里换的?不早已被巴铁实控

1963年3月2日,对印反击战结束不到3个月,中国和巴基斯坦就迅速达成了边界条约,中国承认1940平方公里

喀喇昆仑走廊和坎巨提,位于中国新疆西部、克什米尔北部,目前喀喇昆仑归中国新疆喀什地区管辖,坎巨提归巴基斯坦巴控克什米尔管辖。

所谓走廊?即两侧高山,中间低谷,比如中国的河西走廊就是夹在祁连山与合黎山、龙首山等山脉之间。喀喇昆仑走廊也是如此,因喀喇昆仑山脉而得名。

坎巨提,位于喀喇昆仑走廊西部,其实是喀喇昆仑山脉中的一个大峡谷,是为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三国交汇之地。西经科里克山口可进入阿富汗,向北经山口可以进入中国新疆,南据克什米尔西北经济、交通中心吉尔吉特不到100公里,可以说坎巨提是克什米尔的门户所在。对于这样一个地区怎么能不被英国殖民者注意呢?

中国古代其实没有明确的边界,毕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周边全是中原王朝的藩属国,自然不需要一寸半寸地去争夺边界土地。

清乾隆平定准噶尔叛乱之后,收复西域,因“他族逼处,故土新归”,所以将这片脱离中原数百年的土地称之为“新疆”。清王朝继承了中国古代王朝对边疆的政策,尽管包括喀喇昆仑山脉、阿克赛钦、坎巨提、拉达克在内的广大地区都归顺了清王朝,但是对于这样的边疆地区,清王朝并不十分重视,在清朝的地理志书上对坎巨提的绘制并没有统一标准。

由于清朝平定了西域,为了获得安全保护,坎巨提于乾隆26年(即公元1761年)向清王朝朝贡,每三年一贡,贡品为1.5两砂金。当然进贡也不吃亏,每年清王朝赏赐大缎二匹,金银器物若干,来往车马费用都一律由清朝地方官负责。

而喀喇昆仑走廊,尽管位置重要,但是该地是高寒山区,根本不适宜人类居住,荒无人烟,自通西域以来只能作为来往新疆、西藏的商队通道。

对于这种宗藩关系,一直持续到了晚清时期。英国人完成了殖民印度次大陆之后,为了保障英属印度的安全,继续向西北前进,而沙俄为了夺取印度洋的出海口,也经中亚向南扩张,双方在印度次大陆西北部相遇。

1878年,清朝平定阿古柏入侵,收复新疆南部之后,坎巨提立即照例向清朝进贡了1.5两砂金,这让清朝认为坎巨提“以蕞尔微区,凭险自固,岿然独存,其孤立不屈,深明大意,实属一时仅见”,然而这不过是坎巨提小国的生存之道罢了,早在道光时期,坎巨提就被克什米尔土邦击败,每年向克什米尔进贡“犬马各两头”,除此之外还向拉达克、阿富汗等政权支付贡金。实际上,坎巨提实际上已经臣属中英两国。

对于坎巨提,英国并没有明确的政策因为英国人将注意力放在了西帕米尔地区,致力于建立“兴都库什山脉防线年,英国人发现坎巨提有意向沙俄示好,英国人将坎巨提的宗主权事宜纳入了考虑范畴。英国人认为坎巨提一直在向英属印度的土邦克什米尔大君进贡,但是克什米尔邦的军队却是一群“乌合之众”,无法有效管理坎巨提,所以废黜了克什米尔大君,并在1889年以每年1万5千卢比的代价同坎巨提签署了从属于英印政府的条约。由于1891年7月,一支俄军占领了帕米尔地区,距离喀喇昆仑山脉十分接近,已经威胁到了英印殖民地的安全,英国于12月直接占领了坎巨提,而已经洋务运动30年的清政府并不敢出兵保护自己的藩属国,交涉的结果是保留了坎巨提继续向清朝朝贡的权力,可以说从此时起,英国已经实际控制了坎巨提。

对于喀喇昆仑走廊,英国人约翰逊于1865年以昆仑山山脊的几个点为基准画出来的非法的“约翰逊线”将包括喀喇昆仑走廊、阿克赛钦等地全部划入了克什米尔邦。其目的就是将克什米尔的边界从平原变成山地,以扩大英印领土,建立起一条安全的“科学边疆”。尽管这条边界没有得到中国认可,但英印政府还是将喀喇昆仑走廊划入了英印版图。

1947年,英国人再也支撑不了庞大的“日不落帝国”,全球的殖民地纷纷独立,自残、绝食、带领印度重回“原始社会”的甘地终于迎来了印度独立,然而英国可不止让印度独立,还附赠了一个巴基斯坦。

蒙巴顿本着看宗教不看民族的印巴分治方案,将英属印度划分成了印度和巴基斯坦,并且给印巴套上了一个“紧箍”:克什米尔。

克什米尔对于印巴双方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对于印度来说是通往中亚,包围巴基斯坦,实现“大印度联邦”的重要步骤,没有克什米尔那么印度只能成为“二流的国家”;而对于巴基斯坦,则是关乎国家存亡的大事,一旦克什米尔丢失,被印度半包围,距离亡国也就不远了。

庆幸的是,印巴分家,虽然印度分得了一支海陆空军队,在国家体量上也完全碾压巴基斯坦,但是三哥大军的战斗实在太渣了,第一次印巴战争之后只占领了克什米尔五分之三的土地。而喀喇昆仑走廊位于巴控克什米尔境内。

面对印度咄咄逼人的态势,原本的巴基斯坦并没有其他的选择,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并和平解放了西藏,中巴于1951年建立外交关系。

对于中国来说,需要一个友好的邻居,以打破美国的包围,完成“走出去战略”,不过建交之后的中巴关系一直冷淡,直到“泥腿子将军”出任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在其努力下中巴关系迅速发展,贺龙元帅访问巴基斯坦,同巴总统多次外出打猎,开创了中国“打猎外交”的先河,凭借、贺龙等人的个人魅力,推动了中巴关系的发展。

尽管1956年,两国总理实现互访,关系达到一个新高潮,但是巴基斯坦的首选国家还是美国,不仅从1953年至1960年,连续八年在联合国关于恢复中国合法席位的问题上投了反对票,而且加入了美国主导的《东南亚条约组织》,建立了巴美军事同盟。巴基斯坦甚至想同印度“印巴联防”共同对抗北方大国,以换取印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让步,不过尼赫鲁对于巴基斯坦不屑一顾。

自1960年开始,巴基斯坦同阿富汗的关系开始恶化,1961年两国甚至断交,当然这还是英国人的后遗症,曾将阿富汗的大片领土划入巴基斯坦,这导致阿富汗本国的主体民族普什图人还不如生活在巴基斯坦境内的多。

美国、英国、苏联,全都站在了印度的一边,在这种情况下,巴基斯坦不得不寻找新的出路,以免被左右夹击,自1961年3月,巴基斯坦未再发表攻击中国言论,并在联大恢复中国合法席位的提案上投了赞成票。

1960年10月,中国同缅甸签署了边界条约,在这份边界条约中,中国考虑到现实与历史,放弃了部分领土的要求,这让巴基斯坦的看到中国的态度,认为中巴签署边界条约不会吃什么亏。1961年3月,巴基斯坦正式向中国提出了边界谈判的照会,不过巴基斯坦过去几年的种种表现让中国并不能相信,需要“观其言而察其行”。

对巴基斯坦的照会,中国迟迟没有回复,让巴基斯坦摸不着头脑,1962年1月,巴基斯坦驻中国大使同升任外交副部长的说:“只要中国方面复以简单的几行字,表明已收到巴方照会,在研究中,根据中国的一贯政策,愿通过外交途径同巴就来照会所提的建议,交换意见。这样,就足以对付目前的局面了。”

可以说,巴基斯坦已经将姿态放得非常低了,中国注意到了这种变化,中国驻巴大使说,巴基斯坦方面,为了制造谈判气氛,一改8年追随美国在联大上投反对票,表明了其态度。外交部第一亚洲司也反映,巴基斯坦不仅没有再发表攻击言论,而且拒绝出席菲律宾、泰国发起了“外长会谈”,马尼拉条约在南中国海组织的两次军事演习也仅派出“观察员”出席,未派军队,种种态度表明巴基斯坦同中国改善关系是非常积极的。现在这种情况了,已经拖了巴基斯坦一年之久的边界谈判建议,终于进行了回复。

1962年5月3日,中巴双方宣布了即将举行边界谈判的联合公报,此言一出震惊世界。

为了阻挠中巴的边界谈判,印度抗议说“中巴没有共同边界”,地说中国已经承认印度对克什米尔的主权,抗议无效之后,甚至在克什米尔制造军事冲突。

美英两国也没闲着,尽力撮合印巴会谈,但“就算母猪能上树,印巴也谈不拢”,他们在援助印度的同时尽力安抚巴基斯坦,渲染,但公道自在人心,巴基斯坦说:“我们不相信中国企图入侵印度,因为如果有此意图,中国明显的行动方式将是从缅甸挫败印度。这将更为简单和成本低廉。”

1962年10月20日,中国对印反击战打响,32天的时间,全歼敌人3个旅,歼灭3个旅大部,另歼灭4个旅各一部,合计毙伤敌人4885人,俘虏3968人,我军牺牲722人,战损比达到1:12。这完全是一边倒的碾压,让巴基斯坦看到了中国军队的战斗力,认为结盟中国可以抵消印度的压力,印度以其自身毁灭的方式,加速了中巴边界谈判的进行。

在反击战开始前的10月12日,中巴边界谈判正式开启,当战胜印度的捷报传到巴基斯坦的时候,巴基斯坦的舆论一边倒地支持中国。为了顶住美国的压力,巴基斯坦驻中国大使接到国内的指示要求加快谈判速度,“中巴边界问题不是一般的边界问题,因此应该从政治上加以解决,兄弟般地坐在一起,把问题和观点坦率的摆出来,有取有予地速决,而不应纠缠细节。”

有了这种态度,边界谈判迅速推进,1962年12月28日,中巴共同发布双方达成陆地边界协议的联合公报。3月2日,正式签署了边界协定,根据这份协议,巴基斯坦将喀喇昆仑走廊还给中国,中国则承认了坎巨提为巴基斯坦领土。

这个问题其实从前文中就已经有了答案,坎巨提早已向英印政府臣服,尽管他直到1935年还在向中国进贡,但事实上已经被英印吞并。1947年,印巴分治,经过第一次印巴战争之后,坎巨提以及喀喇昆仑走廊事实上已经被巴基斯坦实际控制了。

1963年的这一划分结果,跟将军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出任驻巴基斯坦大使时,他了解到坎巨提以及喀喇昆仑走廊都曾属于中国,但中国对这块土地并没有进行有效的管理,在事实上已经脱离了中国,如果拿着这些东西纠缠不放毫无意义,不利于两国关系。

领土的归属关系重大,仔细研究认为放弃坎巨提,收回喀喇昆仑走廊是最佳选择,回国述职时向周总理作了汇报,并被中央认可。所以在中巴划界的时候,放弃了对坎巨提的索求,仅要求归还喀喇昆仑走廊。这种兼顾历史与现实的态度,赢得了巴基斯坦的掌声。

对于中国来说,喀喇昆仑走廊守卫着新疆通往西藏唯一的国道,连接着阿克赛钦,至于阿克赛钦的重要性就不用多说了,而坎巨提则显得没有那么重要。

对中国不重要的坎巨提,在巴基斯坦看来则十分重要,位于巴控克什米尔西北地区,是克什米尔的天然门户,而且位于巴控克什米尔后方,不用担心会被印度夺取,而喀喇昆仑走廊,位于中巴印交界处,印度出兵夺取,巴基斯坦很难守住。而喀喇昆仑走廊一旦被印度控制,进而夺取克什米尔北部,很容易切断巴基斯坦同中国的陆上通道。当然巴基斯坦也不愿意放弃这部分领土,但是1962年对印一战,让巴基斯坦看到了“联合打印”的美好未来,在中国的坚持下,最终放弃了喀喇昆仑走廊。

巴基斯坦的让步很快就得到了回报,1965年第二次印巴战争爆发,中国在外交以及军事上对巴基斯坦进行了全方位的援助,并对印度下达了最后通牒式的外交照会,连美苏都在劝说印度点到为止,尽快收兵,印度最终老老实实收兵。

在第二次印巴战争中,中巴两国都看到了陆上不通公路的后果,大量援助物资不得不经海路运抵巴基斯坦,因而亟需建造一条陆上通道——中巴公路,即喀喇昆仑公路。

这条公路其实早在1963年8月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就曾提出,并表示如果修建中国可以援助。但是这条路并不是经济或者交通问题,而涉及了政治问题,巴方的兴趣很快就退缩了,并正式拒绝,理由有三:一、巴境内地理复杂,建造难度大;二、修路花费巨大,但每年通车时间只有三个月,不划算;三、给印度落下“中巴联合打印”的口实,加深西方国家的怀疑,尤其是美国的反对态度。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美国的反对,毕竟美国是巴基斯坦第一大贸易伙伴,以及最大的军援来源国,但是美国的“中印轻巴”政策让巴基斯坦同美国关系冷淡起来。

1965年,巴总统阿尤布·汗访华,得到了“如果印度侵略巴基斯坦,印军进入巴境内,中国将支持巴基斯坦……如果发生世界大战,印度打巴基斯坦,中国就可以抄印度的后路去德里”的保证。有此保证,又收到了中国6000万美元的优惠贷款,巴基斯坦对于喀喇昆仑公路的热情重新燃起来,而1965年的第二次印巴战争让喀喇昆仑公路更显紧迫,中巴决定尽早修建喀喇昆仑公路。

1966年3月18日,中巴在北京签署了修建中巴公路的协定,并于年内在帕米尔高原炸响了开山第一炮。1979年,这条耗资10.9亿人民币,历时13年的喀喇昆仑公路终于全线通车。

这也成为中巴两国友谊的典范。尽管这条公路每年出入境人员不过几万人,但是却拉近了中巴两国关系,给予印度以极大震慑。

进入21世纪后,随着两国贸易额的不断增长,中巴两国决定对喀喇昆仑公路进行升级改造。2013年,一带一路提出,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让喀喇昆仑公路更显重要,而这一切都源于喀喇昆仑走廊的回归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