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耳忒弥斯计划推迟实施 美国为什么要重返荒凉的月球

  在古希腊神话中,阿耳忒弥斯和阿波罗是孪生兄妹,一个是月亮神,一个是太阳神。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阿耳忒弥斯计划是阿波罗计划的继承者,它计划将一座重达2600吨、高达100米的巨型火箭送上太空,把首位女性和首位有色人种送上月球,开启人类时隔半个世纪后的首次重返月球之旅。

  阿耳忒弥斯任务原定于当地时间8月29日发射,但由于出现技术故障,发射计划被推迟。根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发布的消息,让火箭核心级底部的RS-25发动机达到发射所需温度的放水测试没有成功,因而错过了两个小时的发射窗口期。此外,内级法兰上还出现了霜冻线,“猎户座”飞船和地面系统之间的通信也延迟了11分钟。工程师还在排查问题,如果进展顺利,下次发射窗口期是当地时间9月2日,再下一个窗口期则是9月5日。

  如果试飞成功,这将是美国超重型运载火箭(SLS)及猎户座飞船的首次飞行。尽管此次试飞和发射没有成功实施,也标志着美国“重返月球”计划迈出了第一步——自1972年阿波罗17号登月舱送两名宇航员登陆月球之后,这个离地球最近的孤独天体的表面再也没有出现更多的人类脚印。

  根据原计划,“猎户座”飞船将环绕月球进行为期42天的无人驾驶测试飞行,然后返回地球,坠入太平洋。飞船携带10颗鞋盒大小的小型卫星,各自执行不同的任务。其中4颗卫星将前往月球,寻找水和其他元素,拍摄月球表面红外图像,绘制月球南极永久阴影区域的高清地图,为将来阿耳忒弥斯任务在月球南极着陆创造条件。

  按照NASA的官方说法,如果阿耳忒弥斯任务首飞成功,下一步计划是在2025年载着美国宇航员重返月球,并与“商业和国际伙伴合作”,在月球上建立第一个永久基地。目前已有澳大利亚、加拿大、意大利、日本、卢森堡、阿联酋和英国等加入了阿耳忒弥斯计划。再下一步,将利用月球作为中转站,把首批人类送上更遥远、更陌生的火星,这一目标可能至少要到本世纪30年代末才能实现。

  对于NASA的说法,法国《费加罗报》提出了疑问:“为什么要回到月球这个充满敌意环境的荒凉星球上呢?而且,这个计划对登陆火星也无甚帮助。”文中写道:“要想理解特朗普为什么会在2019年重启登月竞赛,现在必须把目光转向北京而不是莫斯科,因为中国2019年宣布将在2030年左右登月,并且已经开发出了和土星5号同样大小的长征9号。”

  2019年,嫦娥四号探测器自主在月球南极软着陆的那一刻,中国成为全球首个登陆月球背面的国家,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和媒体的广泛报道。同年,中国和俄罗斯宣布了2026年登陆月球南极的联合计划。2020年,中俄两国确定了国际月球科研站的合作。2021年,中国进行了55次轨道发射,发射次数居世界第一,美国为51次;中国航天器部署规模也位列全球前三——中国航天公司正在打造庞大的卫星系统,天宫空间站建设也接近完工。

  尽管如此,中国2020年的太空预算仅为NASA的一半左右。《费加罗报》得出结论:阿耳忒弥斯任务是美国“给中国的一个信号”,即“美国仍然有竞争力”。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与苏联展开了激烈的太空竞赛,推动两国在“征服”太空的过程中快速推进太空科学和技术的发展。1969年,美国阿波罗任务首次将人类送上月球,并最终在太空竞赛中胜出,为其冷战后的世界霸权地位奠定了基础。

  近年来,中国航天事业蓬勃发展,让华盛顿备感“受到威胁”。比尔·纳尔逊2021年5月宣誓就任NASA局长以来,多次大放厥词,渲染“太空版”的“”。他2021年接受《》采访时称,“中国正在与NASA展开太空竞赛”。他曾在推特上指责中国“擅长偷窃”,将美国太空事业发展迟缓的责任推给“私营部门应采取更严密的网络防范措施”,而不是反省NASA应进行科技创新。2021年中国天问一号成功着陆火星后,他在公开贺电中祝贺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就,却在众议院2022年太空预算申请听证会上声称,天问一号成功登陆火星是“对美国的警告”,敦促美国政府为NASA重返月球计划提供大力支持。

  作为本应排除政治干扰、开展国际合作的顶级航天科研机构负责人,纳尔逊为何不遗余力地抹黑中国?一些数字或许能解释部分原因。

  2021年,NASA为人类着陆系统(HLS)的首次登陆演示申请了30亿美元左右的资金,但美国国会只批准了8.5亿美元。美国《新闻周刊》曾在报道中援引纳尔逊的话:“我经常说,我们需要竞争……要想尽早为我们在月球上开展的项目争取到最多资金,我们需要对手,这是我一直向国会要钱的方式。”

  从NASA历年预算中不难看出,美国政府对其提供的资金支持,与军事战略部署有着密切关联。上世纪60年代以前,NASA年度预算占美国GDP的比例从未超过1%。1961年,苏联宇航员加加林乘坐飞船完成了世界上首次载人宇宙飞行;从1962年开始,NASA预算在GDP中的占比首次突破1%,此后一直突飞猛涨,到上世纪60年代后期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一度达4.41%。阿波罗登月计划被叫停后,NASA预算开始下降,重新跌至GDP占比1%以下,但从2021年开始又有轻微上升之势。

  为了获得美国政府的更大支持,NASA还与美国太空军签署了2020年谅解备忘录,其中,允许军事部门“把兴趣范围扩大到(离地球)27.2万英里之外甚至更远,至少触及月球背面”。这使得美国军事部门在外空的活动范围增加了10倍以上。

  纳尔逊辩解说,美国航天部门开展的是和平、开放且有国际参与的民用项目。他还倒打一耙,指责中国太空项目“由军队运作”。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驳斥说:纳尔逊的言论完全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美国才是外空武器化和战场化的主要推手。美方长期奉行主导外空战略,大力研发部署外空武器,频繁举行外空军事演习。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也与美国军方撇不清关系。

  美国方面认为,外太空具有地球上任何角落都不具备的军事重要性。美国大西洋理事会指出,太空是终极“安全高地”,因为它具有非常有利于开展监视、作战等活动的关键“地形”,美国和盟友迫切需要塑造未来的太空战略。未来几十年,“占领”这一“高地”对任何一个航天大国获得并保持有利地位至关重要,月球则可能在未来潜在的太空冲突中成为“高地中的高地”。

  美国从不讳言自己对外太空的野心。2020年6月,美国国防部在发布的国防空间战略摘要中,概述了未来10年推进美国军事太空力量的战略,包括:保持太空优势,建立、维持和保护美国在太空领域的行动自由,并“阻止和击败敌方对太空的敌对性使用”;为国家、盟友和联合作战提供太空支持,使在任何领域开战成为可能;在与盟友和伙伴的合作中保持在太空的持续存在,扮演“良好的太空管家”角色;支持美国在太空交通管理和太空活动中的长期领导地位,等等。为此,美国须“建立太空综合军事优势,将军事空间力量纳入本国、盟国和联合作战,塑造战略环境,并与盟友、合作伙伴、行业及其他政府部门机构开展合作”。

  “争夺月球的战争已经打响。”据美国政治新闻网梳理,美国军方已经投资在月球表面建造大型建筑的新技术,也正在设计一颗绕月飞行的间谍卫星。几个月前,美国军方宣布将建立一个它称之为“高速公路巡逻”的监控网络,监控范围覆盖地球轨道和月球之间的广阔太空区域,也就是众所周知的地月空间,美国军事战略界现在一致将该地区称为“新作战领域”。美国国会今年3月通过的法案,就为地月空间的军方活动增加了6100万美元拨款。

  “我们送入太空的,不只是我们的机器或我们的人,还有我们的价值观,比如法治、民主、人权和自由市场经济。”乔治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研究所所长斯科特·佩斯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表示,“阿耳忒弥斯计划和人类向太空的扩张,是美国价值观的投射,是对我们所依赖的这个新领域进行的外交塑造。”

  然而,美国对太空领域的“塑造”,有违反国际条约的嫌疑。1967年《外层空间条约》规定:禁止在外层空间部署核武器或其他任何类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禁止在天体上建立军事基地、设施和防御工事,禁止试验任何类型的武器和进行军事演习,并详细规定了和平探索和利用空间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规则。该条约目前共有110个缔约国,包括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等。

  不过,《外层空间条约》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没有明确定义,也没有禁止通过太空发射可搭载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弹头的弹道导弹。此外,条约允许将军事人员用于科学研究或其他和平目的的实验,也不禁止“和平探索月球和其他天体所必需的任何设备或设施”。这为外太空的军事化操作留下了空间——相当一部分NASA宇航员来自军方。

  《外层空间条约》虽然禁止任何国家将太空用于军事化目的,但允许各国和平共享。条约指出,太空并不是任何国家的领土,所有国家都有权进入太空,并可自由地进行科学研究。太空探索应遵循合作互助原则,如宇航员有义务在必要时相互提供援助;探索太空的国家要对其活动可能造成的任何损害负责。正如乔治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研究所所长斯科特·佩斯所言:“这(太空探索)不是一场插旗比赛。太空是全人类的领地,中国有权探索和利用太空。”

  除了军事价值,月球还具有潜力无限的商业价值。据科学家们分析,月球上的水可以用于维持生命和农业生产;月球南极的水和冰中含有制造火箭推进剂所需的氢和氧,这里可能成为未来载人火星任务的中转站;月球表面的岩石和土壤被称为风化层,含有镁、铝、硅、铁、钛等元素,可以用于建造月球或太空中的基础设施;小行星撞击给月球留下了铂族元素和稀土金属,包括钪、钇和15种镧系元素,这些金属可以用来制造电子产品和电池。在不远的将来,人类或许可以利用月球资源实现在月球表面的自给自足,甚至可以通过机械自动化进行资源的提取、提炼和生产。

  科学家们也指出,由于太空采矿制造过程和所需基础设施的复杂性,对月球的开发利用不可能由一家甚至几家机构完成,需要在政府法规或激励措施的支持下,整合围绕资源的空间探索和商业化战略,将传统的空间制造、运营、机械、采矿、电力、通信、3D打印、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等人类掌握的技术结合起来,从而开启未来人类在地球之外的生存之旅。

  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所言,中方始终坚持和平利用太空,积极推动太空国际合作。中国实施载人航天工程以来,始终坚持和平利用、平等互利、共同发展原则,与多个国际航天机构和组织签署合作协议,取得丰硕成果。美方应该停止罔顾事实,抹黑中国,认真检视自身在外空领域的消极言行,切实承担起大国应尽的责任,多做有利于中美航空航天合作的事。

  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天宫课堂”第三课定于10月12日15时45分在“天宫”开讲。

  十年来,我国的“大国重器”亮点纷呈,创新成果世界瞩目。记者了解到,白鹤滩水电站百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不仅单机容量排名世界第一,还实现百分之百国产化,研发、制造、安装带动了我国水电装备全产业链的升级换代。

  “天宫课堂”第三课定于10月12日下午15时45分开始,神舟十四号飞行乘组航天员陈冬、刘洋、蔡旭哲将面向广大青少年进行太空授课。

  家蚕基因组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家蚕桑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代方银教授团队完成家蚕大规模种质资源基因组解析(“千蚕基因组”),在全球首次绘就家蚕超级泛基因组图谱,并率先实现了家蚕这个物种遗传信息的数字化——“数字家蚕”。

  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空间站梦天实验舱已于9日按计划完成了推进剂加注。

  肇始三江、脉承金陵,120年来,南京农业大学师生着力推动农业科技领域“迭代式”关键研究。

  航天是一个国家科学技术综合发展水平的重要体现,每一次航天发射、每一次航天科技成果的发布,都能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板上发电、板下牧羊”,塔拉滩的变迁让人惊叹,蓝色的光伏海洋,绿色的重生牧场,白色的成群绵羊……这一切,构成了塔拉滩的绿色生态风景线

  项目于2021年初开始建设,工期910天,建成后将有力提高河北省医疗服务保障水平,改善民生福祉。

  截至2021年末,从业人员超过398万人,同比增长18.5%。地理信息产业通过“数实融合”,不断催生出新服务、新业态,成为各界看好的“时空信息新基建”。

  数字医疗游戏不仅可以引入最新的软硬件技术,还具有操作简便、互动性强等优势,有利于创造适合特殊患者的全新应用场景。

  夸父逐日,是无数中国人自幼耳熟能详的神话。今天,神话正在变成现实——中国综合性太阳探测卫星先进天基太阳天文台“夸父一号”正在试图揭开太阳的神秘面纱!

  喜迎二十大|把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技工作者加快推进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

  题:把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技工作者加快推进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天眼”望星河、“蛟龙”探深海、“高铁”驰神州、“5G”联天下……实践证明,我国自主创新事业是大有可为的,我国广大科技工作者是大有作为的。

  国家发出强烈信号,澳门科研人员的能力被充分肯定,这必将鼓舞澳门科研人员努力在新时代为国家作出新贡献、创造新价值。

  中国综合性太阳探测卫星“夸父一号”发射成功 卫星以“一磁两暴”为科学目标开展观测

  先进天基太阳天文台搭载了全日面矢量磁象仪、莱曼阿尔法太阳望远镜和太阳硬X射线成像仪三台有效载荷。

  刘玮说:“这是对我在新发传染病研究领域所取得成绩的肯定,也是对我的一种鞭策,激励我在新的起点上砥砺前行,勇攀科学高峰。”

  2022年6月17日,一则消息引来全世界关注的目光:中国第三艘航母福建舰下水命名,这是我国完全自主设计建造的首艘弹射型航母,采用平直通长飞行甲板,配置电磁弹射和阻拦装置,满载排水量8万余吨。

  10月7日傍晚,位于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的三峡水库生态蓄水达到155.08米高程,与夏季腾库最低水位145米相比,提升了10米以上。

  日前,北京市市场监管总局批准成立国家商用飞机产业计量测试中心,更好地发挥计量对商用飞机产业的技术支撑和保障作用。